欢迎您访问耀县水泥厂官网
今天是
您的当前位置:首页 → 文化艺术 -> 耀水百人录
文化艺术
耀水百人录
耀水并不平静的岁月—采访肖堂元副厂长
发布时间:2020-4-20  浏览次数:926 次  来源:陕西省耀县水泥厂

我们在西安市莲湖路肖堂元副厂长的住所采访了他。他虽已是满头白发,可红光满面精神焕发,身体壮实。 谈吐仍然高嗓门大喉咙,宛如宏钟铿锵有力,激情和坦率,讲述我厂那个不平静的岁月。我同老肖并不陌生,当我在机修车间钳工2班时,他作为宣传科的通讯干事,不知从何处得知我在部队时,曾任新彊军区《战胜报》通讯员的信息,便多次找我同他一起采访不少新闻稿件。后来我调进宣传科成为他的同事。老肖具有典型的川人性格,火辣,豪爽,敢说敢干,直来直去,有种勇往直前、不向困难低头的气概。我在采访他时,他从不隐匿,竹筒里倒豆子,直来直去,讲得淋漓尽致。

话头还是从宣传工作说起。老肖是1940年出生于四川省巴中县,1965年毕业于西南大学历史系,后分配到耀县水泥厂。他说:“耀县水泥厂宣传工作搞得有声有色,不管省上还是市上的领导都很重视,很有名气。当时铜川市委书记张铁民要调我到市委宣传部工作,是杨治政书记找我在招待所谈的话。我感到市委宣传部工资不高很可怜,耀水条件比市上好,效益也好,我没去。当时姑娘找对象,都想找耀水的小伙子,不是耀水小伙帅,而是耀水效益好收入高。宣传工作很重要,对生产对职工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和激励作用,企业发展大干快上都离不开宣传工作,舆论的力量是不可估量的,它是企业的喉舌和号角。应该说干宣传工作的人,不仅要有政治素质,还要有工作能力,否则是干不好的。”

“我是四川巴中人, 当年巴中和通江是红四方面军的大本营和根据地,在长征路上仅在我们那里就牺牲了上万红军战士。李先念和咱厂老副厂长任朝友同志都是红四方面军的, 他们过了三次草地。巴中穷得很,红军在那里时成立了农民协会。当红军离开巴中后,国民党军队进来了, 说:红军是土匪。我父亲说:红军不住老百姓家, 住在露天地里,讲话很和气很守规矩,哪有这样好的队伍。所以,我从小受到父亲的教育,对党对红军有深刻的感情。我这个人心很直,心直口快,对不良现象总是打个不平,可能在厂里得罪了不少人,管我叫肖二杆子。可是我对党对咱耀水,忠心耿耿有一颗真诚的心。”

“我大学毕业后来到咱厂没有多长时间,赶上全国开展的‘四清’运动,因为咱厂有问题,部里派李丙范来厂任工作队队长。当时老厂长于文走后,王益民任厂长兼党委书记。韩子宴任副书记他是从省经委调进咱厂。后来芦荫楼从大同水泥厂调咱厂当厂长。韩副书记不停地反映耀水的问题。这样省上又从渭南派来崔佩英等同志组成‘社教’工作团。李丙范为团长,崔佩英为工作团副团长。工作团调我任秘书。1966年上半年,工作团整掉了王书记和芦厂长,还在工人村办了个 ‘四清’运动成果展览室。‘四清’运动结束后,我同李丙范调到北京。 文革期间,造反派从北京把李丙范揪回耀水。我知道我的问题的严重性,以往李丙范的报告和讲话都是我起草的。所以,很多人都恨我,批判李丙范时也稍带上我。说我是黑秀才,地主的孝子贤孙,核心小组的黑秘书。一天晚上,有一伙人冲进我住的房子,我一看不好就逃了出去, 一直跑回老家,五、六个月的工资也不要了,反正我不干了。在文革期间,造反派还揪出孔苏张,三位老主任忠心耿耿,勤勤恳恳,为耀水出了牛马之力, 可是确成为黑五类真不可思议。老苏,你也是受株连从部队复员回来的。都是那伙造反派头目,为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下的黑手。咱厂有七位职工因忍受不了酷刑而自杀,死的很惨。当然,他们也受到惩罚,有的人还被关了起来。”

“董文录当书记、任国良当厂长时,把我调到学校当校长, 我对学校管得很严, 批评了不少教师包括校领导,引起一些教师的不满,可是为了子孙后代我认为是值得的。学校是育人的地方不能误人子弟。后来我又调到党委办公室任主任,又被提升为副厂长,主管后勤工作,后勤工作很难搞。有一次三更半夜,有人打电话说暖气不热。我二话没说穿上衣服跑到锅炉房,一看锅炉工正在睡大觉。我美美批评他一顿,对行政科长也没放过。从此,我经常半夜到锅炉房检查收到好效果。招待所焦生彩所长在招待所墙角,养了几头猪。张xx就嚷开了。我毫不客气地对张说:你嚷什么?有话对我说,人家老焦养猪也是为厂吗?如果不合适,杀了就算了。真的后勤工作不好搞左右都不是,好坏也不对。厂里向来重生产轻后勤,这样后勤工作就更难了,可是再难也得有人去做。”

“说实在的,咱厂有很多人值得怀念,周棠森、任国良都很能干。王有浩是位老干部,是个好人树叶掉下来都怕砸在头上。不管怎么说,张治邦很能干很有本事,只不过调回局里犯了错误。子校校长曹俊文当年在山西是地下工作者,是很好的同志。还有孔、苏、张都是好领导,我非常想念他们,这是真的。他们为耀水做出很大贡献,不要忘记这些老前辈。”

“再说,很痛心大家都不愿讲的话,咱厂走到这地步,应该说与国家政策有关系。资金链断了,银行不给贷款。厂领导缺乏实干精神,有些干部吃里扒外。秦岭水泥股票上市也走了些弯路,这里肯定与政策有关。党厂长说:厂子条件这么好, 煤、石灰石、黏土、交通得天独厚,又是国家的宝贝企业,搞成这个样子真让人痛心。说回来,那时有几个人干实事,我们要反省。赵厂长对我说过,某些领导花钱大手大脚,应该少花钱多办事,把钱用在刀刃上,这样大手大脚不穷才怪哩。管庄设计院的同志也对我说,大气候是无法抗拒的,先卖厂后卖地,都怪某些领导也不实际。”

“老苏,你来得很好,我有很多话要说,说出来痛快。不管怎么说,安学辰、王振海还行,把耀水这摊子撑起来。我期待耀水一年比一年好,总归我是耀水人,对耀水感情很深, 也希望你多来西安,咱们说说心里痛快。” ( 厂史办)

打印本页 | 关闭窗口

陕西省耀县水泥厂版权所有  E-mail:2571989332@qq.com  企业微信号:ys6231212
陕西省耀县水泥厂信息中心运维  西安市万邦文化传播工作室技术支持
陕ICP备11005503号